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江南 > 历史文化 > 正文

偷看女人和太监--曹操这人很变态

来源:江南网 编辑:92江南网 时间:2017-04-27
在张国良先生的《三国志》评话中,有一段诸葛亮参与的舌战桥段,颇为精彩——不是舌战群儒,那个太家喻户晓了。

这段舌战发生在诸葛亮刚到江东之际,因为返回柴桑的周瑜态度不明,故此孔明前往试探。诸葛亮、周瑜、鲁肃三人各怀心腹事,于是开始了一番摸着石头过河的口舌之辩。

按照张先生的说法,当时周瑜的态度其实十分明确,他是力主抗曹的,但也清晰地意识到刘备一方有借机渔翁得利的企图。所以,诸葛亮上门,他表现十分冷淡,一言不发,始终不表明自己的态度。鲁肃从中催促,他则模棱两可,甚至言不由衷地表示支持降曹。

由这一段可以看出,张国良先生对世事研究十分透彻,他所描述的,实际上酷似一场商业谈判——甲方乙方图谋共同对抗丙方,乙方势弱而甲方势强,此时若甲方一开始便表现积极,则此后双方基本是平等地位;若甲方不急于表态,乙方在丙方压力下,可能不得不付出更多牺牲,来换得甲方的合作。

你来求人,就要做出求人的样子来嘛,周瑜所作的,正是一个争得联盟主导权的手段,所谓待价而沽是也。




▲ 不知正史中周瑜是否真的如此拿乔,以当时形势之紧迫,双方这个时刻还要忙于斗智估计是评书艺术家的加工

于是,为了迫周瑜打出底牌,诸葛亮便主动一笑,引来鲁肃询问:“先生为何发笑啊?”

诸葛亮便说其实东吴也无需投降,只要送两个人到曹操军前,曹操便可退兵,江东可免一场战祸。

面对这样一个居心叵测的和平主义者,周瑜也有兴趣了,心想你说送两人过江曹操便可退兵,估计只有我和吴侯孙权的面子够大,一个管军一个管政,但你若敢这样说,我便敢翻脸,看你如何交待。

结果诸葛亮下面的说法令大家都十分惊讶,他说要送的乃是两个女子,大乔(孙策的夫人)与小乔(周瑜的妻子),理由振振有词:

“此二乔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也。曹孟德久有此心,踏平江东取二乔,回转皇城置之铜雀台,以乐万年,死复无恨。曹盂德屯兵赤壁,非为江东六郡,实为二乔。来朝堂上见吴侯,到万民之中去找寻这乔玄,或千金或万金,购此二女。然后命人送往对江,使曹操退兵。从此六郡可以太平,无刀兵之灾、倾国之忧。此谓之效学范蠡献西施。”

“昔单于屡犯疆界,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。都督何惜民间二女子?”

用老先生话说,一个人的性格再温顺随和,一旦自己的妻子被人评头品足,也受不了这种怨气,何况周瑜!于是周瑜终于对孔明开口,要他说出证据。而孔明便背了一首曹植的《铜雀台赋》给周瑜听。



▲ 诸葛亮版的《铜雀台赋》,内有“揽二乔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”

听完这句话,张老先生还要替诸葛亮补上一句:“你若再不跳起来,我也无可奈何你了。”而周瑜过来跳起来大骂:“老贼啊!老贼!尔看江东无复人物矣?”双方的合作谈判就此走上正轨。

其实曹植原句为“连二桥于东西兮,若长空之虾蝾”,诸葛亮只改了这一句,便激得周瑜亮了底牌。

问题是以周瑜之智,如何听这一句便会上当呢?逻辑上说就算曹操有此贼心贼胆,也不该跟自己儿子说嘛。

有朋友这时会说老萨矫情,不过是评书的一个桥段,信口开河而已,何需深究?

其实这就是苏州评话的魅力。苏州其地,自韩世忠起便是历代官员退休颐养之地,他们是一个巨大而稳定的消费群体,苏州饮食服饰等文化的形成皆与这一特殊社会现象有关。

苏州评话也是如此,它的主要受众并非市井小民,而是这些退休官员及其朋友圈。这些人的文化底蕴深厚,品味较高,故此,苏州评话作品极少荤段子和不合逻辑之处,反而要真有些历史功底,才能赢得市场。

这一段诸葛亮与周瑜的斗智也存在历史的合理性,那就是曹操其人,的确有“好人妻”的恶名。


 

他的妻妾很多,其中除了原配丁氏以外,其余多曾为他人之妻,其中有大将军何进的儿媳妇(尹氏),董卓部将张济的寡妻(邹氏)等,对手输给他往往不仅输掉战争,而且输掉老婆,让周瑜怎么能不心生忌惮呢? 从“好人妻”的角度说曹操变态,是一句玩笑话。曹操“好人妻”的理由很复杂,也有人认为他这样做是受胡人风气影响,所谓收对方的寡妻其实是在帮助其在乱世中获得生存的机会,但这样没法解释杜氏(秦宜禄妻)等丈夫尚在就被曹操收房的现象。

个人倒认为曹操只不过是这方面不拘小节罢了,既没有必要为维护其形象一定为之涂脂抹粉,也没有必要借此攻击其整体形象——曹操怎么说也是汉末一位优秀的政治家。只看他对自己的妻妾很好,去世前更有“顾我万年之后,汝曹皆得出嫁,欲令传道我心”,便可知曹操的私生活不过是私事而已,且处理得很好,外人何需为之愤愤呢?

倒是曹操给人好色无羁的印象,以其性格而言属于顺理成章。曹操自幼便不是那种循规蹈矩之人,倒有三分纨绔气息。

《曹瞒传》中记载他“太祖少好飞鹰走狗,游荡无度”,“为人佻易无威重”,即便陈寿作为魏国臣子“恭修”的《三国志》也评价曹操年少时“任侠放荡,不治行业”。

这一位在洛阳城里虽然算不上高衙内,也是净街虎的水平,看他年轻时所为,还真有几分变态的感觉。

比如,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他曾经带着袁绍(四世三公的正宗衙内,却是跟着曹操混的小弟,可见其在洛阳纨绔圈的地位)去偷看新娘子,中间还用了一些计策。最后“抽刃劫新妇与绍还出”,两个不良少年竟然劫走了人家的新娘,之后发生什么可想而知。

去偷看新娘子也罢,这个不能算变态,但若是偷看太监就很变态了。

曹操偷看过太监吗?

很可能偷看过,而且看的还是最有名的大太监——汉灵帝身边宠信的十常侍之首——张让。

孙盛《异同杂语》记载:“太祖尝私入中常侍张让室,让觉之;乃舞手戟於庭,逾垣而出。才武绝人,莫之能害。”这说的是曹操曾经偷偷进入张让的内室,张让发现了,于是他舞着手戟跳墙而出,没人能够抓住他。

有人认为曹操进入张让卧室是试图行刺,但原文并无这样的描述。

从曹操的履历来看,他在二十岁被举为洛阳北部尉,此后一直在朝中做官,直到董卓进京后方才离去,若是真有刺杀张让这样的行为,是很难理解他没有被追究的——即便不是,一个公安系统的高级干部(洛阳北部尉相当于首都北区公安局长)拿着凶器跑到张让家内室,也是个极大的政治问题。

故此,这段故事应该还是他少年游侠时期的行为,和抢新娘子一样,都属于青春期的小儿胡闹,一来未成年,二来曹操名义上的祖父曹节也是太监,因此张让才未予深究,甚至没有影响曹操的仕途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如果曹操不是去行刺张让,他跑到一个太监的卧室去干什么?

第一种可能是纨绔们打赌,看谁敢干这样的悬乎事儿,第二种便是曹操对张让这个大太监的私生活有浓厚兴趣,前去探密(干爷爷虽然也是太监,但肯定不属于可探范围)。

如果是前者,那可以理解,和大院子弟对着五路公共汽车扔石头子儿一样,属于精力过剩的发泄,如果是后者,那,曹操肯定是个变态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Copyright © 2006-2017 92江南网(www.92jn.com) 版权所有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