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江南 > 历史文化 > 正文

一位怎么也不应该无名的无名英雄

来源:江南网 编辑:92江南网 时间:2017-05-15

      我们这里要讲讲麦新。如果这个名字你不熟悉,那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》这个总熟悉吧,那是他的作品。就凭这首歌,他怎么也不该是无名英雄。但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,他的身份是80年代之后才澄清的。而且还有其他几样事实,让人觉得他的身份还弄不清楚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1. 他是名人,而且是成名很久的名人,在他那个时代,他早就是名人了。

 

2.他有家人,麦新有老婆有孩子,而且麦新夫人程迈一直到2015年还在世。

他有职务,而且担任了很久。麦新是鲁艺的音乐系书记。他那个系出来的又不用经常上前线,牺牲率并不高,活下来的熟人大把。

他有日记,虽然不全,但是有。而且他写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》的底稿都有。

他来自解放前户籍管理最好的上海,而且在上海就已经是名人

 

历史不讲逻辑,就这样,不服憋着,当然也和有关部门比较懒有着扯不开的关系。

实际上麦新的整个人生轨迹是非常清楚地,亲属也是很快就找到了。1947年麦新牺牲,1949年上海一解放烈属证就送到他姐夫家里了,姐夫是他当时唯一在世的亲戚,但是他这个姐夫不知怎么搞的,把烈属证给弄丢了,然后就是直到1980年之后,麦新的外甥女来找,才查证这一点。

麦新的原名在他刚牺牲时的报道里就给弄错了,“麦新,原名李默心,江苏人”。这一点充分显示了我们的宣传部门并不是现在才这样烂的,那时候就已经到了这样烂的程度了。因为,麦新虽然牺牲了,但是他老婆还在,你去采访一下人家老婆而不是坐在家里编新闻都不至于这样。后来《辞源》里他成了孙默心,上海自己出版的《音乐欣赏手册》给他改成了李麦新。大家这么辛苦的折腾给人家改名字,就不能找人家遗孀上门问一句吗?哪怕打个电话。

在这些真相发明家里,麦新生于浦东,出身贫苦等等等等。其实麦新家境相当不错,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给他小时候对音乐感兴趣的环境。搞音乐这玩意主要靠天赋,钱上也是一点也不含糊,那是相当的拼爹的一个专业。

 

麦新确实曾经家境不怎么样,但是那是他大哥与父亲相继去世,自己还没成年时候的事情。即便那样惨,他也是外商“美亚保险公司”的见习职员,而且外语不错的麦新谋一份不错的薪水是看得到的。在那之前,他是上海中学的学生,在当时的上海道路是很光明的。

麦新的爹很好,可以拿来拼一下。麦新生于当时法租界的一个小资家庭,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,姐姐是中学外语教师,姐夫是画家,他爹则是底层奋斗的典范,他爹的成功之路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,也是有可能学习到的。麦新自己的成长道路太吃天分了。

麦新的父亲叫孙仪卿,常熟人,18岁丧父,于是变卖家产跑到上海混生活。先是做杂役,给职员们烧开水,还不如烧锅炉的,烧锅炉很需要技术含量的,他这个基本不需要。觉得烧开水不错,就自己开了家铺子卖开水,又把开水铺子卖了搞票务代理卖船票,日子过得相当不错。

要是我可能就这么下去了,但是麦新的爹根本没满足这一点,晚上点灯熬油学文化、学会计。不到三年就做起了账房先生、搬进了租界,娶了老婆,成了小资家庭,还买了钢琴。

 

麦新的钢琴是跟自己姐姐学的,显然他的天分比姐姐高。不过好日子不太久,15岁那年哥哥投河自尽,父亲悲痛之下脑溢血去世。麦新只能辍学,姐姐在帮他某到了见习职员的职位之后第二年也去世了。好吧,麦新同志的命不是一般的硬。

 

麦新在上海后来师从冼星海学习音乐,大刀进行曲是他最知名的作品,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》也是他的作品,与孟波合作,中山舰沉没前官兵就在唱这首歌,麦新这个笔名也是这时候取的。另一个合作者是吕骥,“黄河之滨,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。”这段估计大家都熟。

1937年9月,郭沫若会同刘晓、潘汉年以及文艺界进步人士夏衍等人,筹建了战地服务队。他们在上海进行了抗日宣传后,便于这年11月来到浙江西部的抗日大后方江山县,开展抗日宣传活动。江山就是戴笠的老家,江山帮是军统一大势力,麦新是在戴笠老家的县城加入共产党的,戴老板家里是保安乡,要偏一点。

 

1940年,麦新经批准,去了延安,去了鲁艺音乐系,又在那里找到了老婆程迈,程迈是他的学生。程迈不姓程,姓王,叫王君兰(应该是俊岚),个人认为还是改了名字比较好。程迈的父亲是河南大学的创始人王拱璧先生,王拱璧还曾经和先总理周公做过邻居,但是那段邻居的日子一定是周公不太愿意回忆的,那是在日本,周公一生勤奋,总觉得时间不够,唯一一段睡到早上十点的日子就是在日本,因为成绩不好。

王拱璧是共产党的同情者,帮过共产党很多忙,后来到了抗战连闺女去投了共产党,还有王拱璧的一个妹妹,不知道是不是亲妹妹,因为王家三兄弟知名度更高。不过程迈的姑姑没走到延安,走到西安,一下没找对方向,就去了国军那边。王拱璧的儿子王膺民是卫立煌的秘书,卫立煌有很多秘书,他这个是日文秘书

 

抗战胜利,麦新本来是被陈毅点名要去华东的,但是走到半截又被安排去了东北。去东北也就算了,把这么个音乐家安排去做地下党是咋回事呢?真正的地下党,不光是语文意义上的,还是物理意义上的,让他去到煤矿矿工里去发展地下党。倒不是不行,但这不是大材小用,这是胡折腾。原来我党的专业干部可以富余到如此程度

 

麦新是不主张坐在桌子前面搞宣传的,搞宣传必须要深入到宣传对象中去。

 

面对士兵,要有军事常识,要声音响亮,态度严肃,歌曲的节奏要和士兵的步伐结合起来。

面对农民,歌词要详细清楚、通俗、活泼,要配合动作表情,要有节奏,有情感

 

面对儿童,自己必须是个大孩子,要及时把孩子学会的歌曲串起来,编上舞蹈动作。

教群众大合唱,如果是农民,要把自己同志分散到农民中去,让歌声从背后传出来,要发动孩子们,孩子声音响亮高亢,有引导作用。

 

麦新从阜新煤矿出来后,被安排到了敌我拉锯非常激烈的内蒙古开鲁,麦新就牺牲在解放军第二次占领开鲁之后,牺牲于土匪之手。

 

他带着两个警卫员开完会回去路上遭遇了20多个土匪,打不过就跑,不想前面还有七八十个。麦新让两个警卫员带文件先走,自己掩护。后来两个警卫员一个被老乡掩护,一个跳到井里,都活了下来。附近有一位排长带着两个战士听到枪声后来救援,都牺牲,麦新被子弹击中腹部落马重伤,一时还没有死,后牺牲于土匪的虐杀。

 

写一点细节吧,土匪用枪托和马鞭击打麦新的伤口,有一个土匪还咬掉了麦新的一个大拇指,收敛遗体时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成布条。有的资料上说麦新和土匪战斗四个小时,实际情况是四个小时后救援部队才来

 

牺牲前麦新夫妻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,牺牲前半年,在1946年11月4日的日记里说,“未与程迈谈什么,估计谈不出什么。算了。置之不理,再不为个人问题使思想纠缠不清了。”半年前他的日记里夫妻关系还不错,老婆还在给他提建议


 

程迈大约是在解放后才再婚,从军队到地方,最后在沈阳计生委主任的位置上离休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Copyright © 2006-2017 92江南网(www.92jn.com) 版权所有

Top